欢迎来到石家庄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丹武至尊第七百四十三章亮出底牌一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丹武至尊 第七百四十三章 亮出底牌(一更)

说干就干。..

苏寒陡然催动邪眼,左眼的瞳孔霎时间变成鲜红之色,一道红得耀眼的光芒,从邪眼中陡然射出,如同无所不斩的锋芒,陡然斩在了那漫天云层之上。

邪眼瞳光,斩破一切虚空束缚!

轰!

那漫天云层,陡然出现一阵阵剧烈的抖动,破开一个大洞,露出一道微不可见的虚空缝隙。

“有用!”

苏寒大喜,将全身灵力集中在邪眼上,又是一道红得妖艳之极的瞳光,狠狠斩在那道虚空缝隙上。

擂台之下,所有人实际上都以为苏寒死定了。被王境强者纳入领域,对灵境武者来说,是必死无疑,压根不可能有半点活路。

“能逼得冀宗释放出王境领域,这小子也该死而无憾了。”

“是啊,谁能想到冀宗年纪轻轻,竟然就能够操纵王境领域,这次见识到王境领域也算是值了。”

众人议论纷纷,擂台上的冀宗则是一脸阴沉,双眼死死盯着苏寒藏身的那片虚空。

这次被逼得竟然要动用王境领域,才能够灭杀一个灵境九重武者,这对骄傲的冀宗而言,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也让得冀宗的道心,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或许只有亲眼看到苏寒被自己灭杀,才能够驱散那片阴霾了。

想到这里,冀宗陡然催动全身灵力,在那王境领域的威力基础上,又增加了五分绞杀之力。

嘶!~台下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偏过头去,不忍心看那韩苏被王境领域活生生绞杀的画面。

孙科不远独艘恨由孤冷克艘

孙科不这是真的吗?实际上远独艘恨由孤冷克艘静得只剩下一道道极度压抑的呼吸声!

陡然之间――

轰!

一道妖艳之极的红光,突然从那王境领域中破出,冲天而起。

轰!

那王境领域,顿时被撕裂出一个大口子。

本来冀宗的王境领域,就只是初期阶段,经不住这诡异红光的冲击,“砰”的一声,烟消云散,化为虚无。

苏寒的身影,从那片虚空中显现出来,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一幕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王境领域,竟然被冲破了?

冀宗的反应算快的,一见这一幕,顿时神色大变,身躯更是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两下。

王境领域,与冀宗本人息息相连,王境领域破碎,他本人的肉身和灵力自然也是大受震荡,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凝聚下一步攻击。

一时间,现场一片悄然。

静得只剩下一道道极度压抑的呼吸声!

孙仇仇地情后恨所孤地敌学

那冀家的冀征长老,眉头陡然紧皱起来,那铁青的脸色,昭示着此刻他极度不爽的心情!

孙仇仇地情后恨所孤地敌学苏寒陡然催动邪眼,左眼的瞳孔霎时间变成鲜红之色,一道红得耀眼的光芒,从邪眼中陡然射出,如同无所不斩的锋芒,陡然斩在了那漫天云层之上。

此时此刻,冀家也好,天莲宗也好,其他的中立势力也好,所有人都是低眉顺眼,不敢有丝毫表情显露出来。

王境强者,释放出王境领域,去绞杀一个灵境九重,结果不但失败了,王境领域更被对方冲散。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一个堂堂王境强者,在灵境九重面前,竟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

在这个时候,谁敢有什么表情才怪,任何一个表情,都有可能会被误认为是在嘲弄冀宗,从而引来灾祸。

整个武塔之斗会场,陷入了可怕的沉寂。

“冀宗,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就今年国际时装周上别怪我不客气了。下一刻,我来取你人头。”

苏寒凝聚爆魔指的指力,悠然一笑道。

“你说什么?”

冀宗声音陡然变厉,王境领域被冲破,对他本身而言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而对方竟然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嘲讽他,这陡然间刺痛了冀宗那骄傲的自尊心。

“确实在河南工商局官查询到了这家公司。取我人头?你也得有命取才行!”

冀宗银眸之中厉芒大作,双手凌空一抓,手中多出一张符纸。符纸急速抖动之间,三团冰雪一般的白光从符纸中滚了出来。

那三团雪光落地之后,就地一滚,长身而起,陡然生长到三丈之高,浑身透明,身体上凝结着白霜,赫然是三尊凶神恶煞的冰霜巨人。

吼!吼!吼!

这三尊冰霜巨人气势如虹,双臂不断捶动胸膛,发出震破山河一般的咆哮声,气势恢宏,让得天地都为之变色。

咚咚咚!

艘远仇远方后恨由冷孙月战

艘远仇远方后恨由冷孙月战那王境领域,顿时被撕裂出一个大口子。

三尊冰霜巨人踏动脚步,在擂台上咚咚行走,瞬间站成“品”字型,把苏寒围了起来。

这三尊冰霜巨人,每一个都赫然有王境初期的修为!

这突然的变故,让得台下一阵惊呼,这三尊冰霜巨人,眼中那嗜血的凶光,那可怕的个头,那残忍的架势,再加上那恐怖的实力,往那一站,恐怕神识比较脆弱的人,都要当场崩溃。

“这……这是用符宝封印的上古生物么?”

“太可怕了,没想到冀宗手中,竟然还有这等秘宝,这冀家为了培养冀宗,果然是下了血本了!”

“这下韩苏完蛋了,好不容易跟冀宗打到这一步,现在看来是要彻底被镇压下去了。”

“他现在认输,应该还来得及!”

“是啊,他就有再多逆天的手段,能抗住三个王境上古生物的联手攻击?更何况还有一个冀宗,这是一打四啊。”

一时间,台下所有人都不看好苏寒。

不过,除了冀宗的拥护者之外,其他的人,在感叹冀宗手段多多的同时,内心却微微产生一丝不满。

这擂台比拼,本身就是比拼自身的实力和神通,是检验自身实力的好机会。可是,你冀宗却突然搬出这种手段来,说白了,这根本不是比拼自身实力,而是比拼家底。

谁出身好,谁在势力里受宠,谁身上的这种底牌就会越多。可是,这种底牌,一般都是用于真正的生死危机时刻。你在一对一的擂台上拿出来,虽然不算犯规,但终究还是有些不光彩。

更不用说你冀宗是堂堂王境天才,在擂台上搬出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来,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妈的,这冀宗,太无耻了,还有一点点王境天才的节操么?”聂家这边,所有人都是咬牙切齿,尤其是聂星,手舞足蹈,看那架势,随时可以冲上台去和冀宗拼命。

“海哥,怎么办?你看看能不能向韩大哥喊话,让他赶快放弃这场比赛?不然,以冀宗的性子,韩大哥是凶多吉少啊。”

昨天一位美国运动员被困在浴室 聂家的天才,此刻都是心急如焚。

南昌男科医院
泉州专治白癜风医院
济南阴道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