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家庄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代表阿特洛波斯第五十八章赫卡里姆的再度转身

2020.09.21 来源: 浏览:0次

阿特洛波斯 第五十八章 赫卡里姆的再度转身

在成功伏击了康诺特的军队后,南方军团稍作休整,便回到了兰兹河的南岸。

原本最好的选择是直接包围基森,趁敌人援军被伏击打退的机会,直接把基森拿下来。但是,当维庭等人第二天准备向基森进军时,帝国将和南方和谈的消息却通过米歇尔七世的电报传到了南方军团的军中。无奈之下,两万多的军队只好按照亲王的要求,回到兰兹河的南岸,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虽然经过一场胜利之后,维庭和道威斯算是勉强洗刷了污名,但是他们的实力也在和康诺特军队的第一轮交锋中,再度有了损失,和雷蒙的第七十二师的差距也更加巨大了。在回到兰兹河阵地后的第一场军事会议上,雷蒙就很不客气的主导起会议的走向,道威斯的几次发言都被他大声的堵了回去,连维庭和达拉第也不得不看他的脸色,毕竟,现在就是他们三个人的部队加起来,也没有第七十二师的人多。

眼下还能与雷蒙分庭抗礼的只有巴赞了,但是就算是巴赞,现在和雷蒙争锋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虽然雷蒙的兵力不足以完全压制其他四人,在伏击中也没能立下有分量的功劳,但是如今连皇帝也有向米歇尔七世亲王低头的意思,克努瓦耶家族这座大靠山,可是价值十万雄兵的。

在随着克努瓦耶家族而水涨船高之后,雷蒙也更加趾高气昂了起来,似乎他接替维庭成为新任南方军团军团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在击退康诺特和芒斯特的联军后,没能捞到充足功劳的雷蒙极力要求部队立刻攻打基森,他甚至还在会议上红了眼,大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最后还是维庭四人联合反对雷蒙的要求,他迫于压力才作罢。但是,当第二天米歇尔七世的电报一传来,雷蒙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只字不提攻击基森的事,第一个让部队开拔回兰兹河阵地。

维庭他们完全可以想象雷蒙会如何的向米歇尔七世献殷勤,不仅仅是因为雷蒙拥有的克努瓦耶这个姓氏,维庭从亲王电报里的字里行间就可以感受到,米歇尔七世对自己的不满。他预感到,亲王把军团长的位置交给雷蒙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所以,当贝利亚手下第三课的特工找上他的时候,他就开始考虑自己的退路了。

参谋长走进维庭的帐篷,递给他一份电报。“从莱昂港来的最新消息,亲王逮捕了使团,抓住了梅特涅侯爵和皇家卫队队长麦克库尔男爵以及一众随员,但是大公主卡特琳娜和杰里柯伯爵却跑了,亲王要我们严加防范,不能把这两个人放过兰兹河。”

维庭接过电报看了一眼,就递给了第三课的特工瑟雷西。瑟雷西看了电报的内容后,笑了一声,说道:“维庭军团长,这不就是您立功的大好机会吗?”

维庭摇摇头,脸上没有多少笑意。“现在第七十二师把控着整个营地的布防,而且八万大军也马上要到达这里,我的两千人很难有所动作。而且,谁也不能肯定公主殿下会从我这边的防区经过,她应该会避开我们的军队才对。”

瑟雷西摇着头,大笑起来。这个人的笑声总是有些癫狂,让维庭不是很喜欢。“这话您就说错了,我们把这个情报报告给皇帝陛下,想必陛下一旦得知孙女没有落入狼爪,必定会十分开心,也会对您高看一眼。而且,这也是您为贝利亚殿下立功的机会,不是吗?”

维庭皱了皱眉,虽然他不喜欢瑟雷西的笑声,但是这个人的话却没有错,现在维庭要是不想被雷蒙压在脚底下永世无法翻身,就只能依靠皇帝和贝利亚了。尤其是贝利亚,皇帝对于一个反复之人是不会太过看重的,只有向第二皇子靠拢,维庭才能有一座安稳的靠山。

不过,他也明白,所谓为贝利亚殿下立功的机会,可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

“您想让我怎么做?”他看向瑟雷西,这个男人的半张脸都被宽大而破旧的宽边帽遮挡,他能看清的只有那张泛着诡异微笑的嘴。

“卡特琳娜公主殿下是亚历山大皇储的长女,要是她发生任何意外,作为叔父的贝利亚殿下都会很伤心的。您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些家伙果然没按好心。维庭看着瑟雷西,心里想道。要是我真的照他们希望的那样去做,那么我就落了一个极大地把柄在他们手里,可是……虽然很不愿意被这些内政部的人完全牵制,但是维庭也明白,现在要是不投靠贝利亚,等待着他的结果只会更差。

“如果有机会的话,”维庭淡淡的说道,“我会帮贝利亚殿下‘照顾’一下公主殿下的。”

“那就好,”瑟雷西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有一件事,您应该没忘了吧?”

“哼——”维庭眼里露出一丝杀意,“当然。”

参谋长站在一边,听完了他们的全部对话,作为维庭心腹中的心腹,参谋长自然知道维庭的全部计划,而且也参与其中。

“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他小声地说道,虽然这里是他们的营地,但是这样的事由不得他不谨慎,“雷蒙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但是达拉第和巴赞要怎么办?”他没有提到道威斯,现在的道威斯和第七十五师已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就算他凭借着自己的计谋洗刷了耻辱,但是没有兵的事实,依旧让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说到这两个人,维庭也沉默了,他不想做光杆司令,要是南方军团的将领全部在这里完蛋,那么这个所谓的军团长头衔就真的是一文不值,皇帝也不会太过重视他了。

“能做将军的士兵多得是,”维庭还在犹豫的时候,瑟雷西抢先开口了,“但是军团长,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这句话最后帮维庭下定了决心。“如果他们不从的话——”维庭眼里泛起了凶光,“格杀勿论!”

——————————

雷蒙带着自己的一队警卫,来到了临时的会议帐篷。

他现在可以说是相当的得意,之前米歇尔七世已经派人给他带来了一封信,这封信明面上是要求雷蒙看守好兰兹河一线的防线,不得让逃脱的大公主和杰里柯伯爵回到德为得,而在这封信的另一面,还夹了一封密信。在密信里,亲王向这位同一家族的堂亲许诺,他对维庭已经失望透顶,在处理完战事之后,就会把南方军团军团长的位置交给雷蒙。

对于军团长的头衔,雷蒙可是期盼了许久,在错失过一次机会之后,他绝不会再放过这一次的机会。而雷蒙也很明白亲王的意思,他想得到这个位置,就必须先把维庭弄到,给米歇尔七世一个褫夺维庭军团长职位的理由。

雷蒙已经让自己的幕僚准备好了一份罗列维庭罪责的文稿,包括维庭第一次进攻兰兹镇的指挥不力以致南方军团的损兵折将,没有向亲王请示就进攻基森,以及他和道威斯、巴赞等人的结党营私。这些理由未黄色物品建议捡6分以上的!必一定严重到要维庭交出军团长职位才能谢罪,但是只有他和米歇尔七世认为这些理由足够充分,那么维庭就只能乖乖把位子让出来。

走进帐篷,雷蒙看到维庭已经主位上坐着了。

哼,就暂且让你再在这个位子上坐一会儿。雷蒙在心里冷笑一声,他早已经打定主意,要在待会儿的会议上发难,甚至连部队都已经准备好了。

“哟,军团长大人,您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嘛。”雷蒙带着得意且傲慢的微笑,坐到了维庭右手边的席位上。虽然维庭依旧一脸平静,但是雷蒙只认为这是维庭在维持自己作为军团长最后的颜面,一旦他在会上发难,维庭的脸色一定会很精彩。

维庭抬起眼,看着雷蒙。他的目光中没有任何的忧虑和惧怕,沉静得就像是等待捕猎的猛狮。

“哼——”看到维庭的眼神,雷蒙就知道这位军团长是不打算向他低头了。他把手里拿的一摞文稿扔在面前的座子上,厚厚的纸堆发出沉闷的声响。

“您以后希望在哪里度过余生?是绿岛的沙滩,又或是科加斯的山麓别墅?”雷蒙连假惺惺的笑容都省了,直接威胁起维庭来?

“我的坟墓,只需要一张马皮就足够了,有我的枪和军装作为陪葬,前往主身边的道路就不会孤单。”维庭收回目光,正视着帐篷外正向这里走来的法拉第等人,平静地说道。

“嚯——”雷蒙的嘴角翘了起来,在他听来,维庭的话就像是在认输,“既然这是您的心意,那我和亲王殿下一定会成全您的。真不愧是在费尔法克斯军团长阁下死后立刻就把军团指挥权抢到手中的人啊,我现在倒想要称赞您的识时务了。”雷蒙当然没打算放维庭活着去享受晚年的悠闲时光,而维庭的回答似乎也说明他已经看出这一点来了,不知道维庭真正打算的雷蒙,自然觉得维庭是希望在死后依旧享受军人的荣耀待遇。这个要求,就算雷蒙再记恨维庭,但看在他这么识相的份上,他倒是不介意满足维庭。

“识时务?或许吧,毕竟局势已经这么明朗了。但是,总是有些人看不明白哪。”

“哈哈!”雷蒙大笑了起来,他以为维庭说的看不明白的人是指达拉第和巴赞那些人,“没错,就是有人这么不识相。哎——我现在可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们才好啊。”

达拉第和巴赞一走进帐篷,就听到雷蒙的这句话,没听见之前对话的两人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雷蒙到底是在说什么。

“哟,两位师长,别来无恙啊。”雷蒙当然也看到了达拉第和巴赞刚才正在走过来,不过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话会被他们听到,或者说,他就是想让他们听到,才故意说得那么大声。

“我们昨天才见过面吧,我好不好,难道您还不知道吗?”巴赞皱起眉来,不甘示弱的说道。

“啊,当然,我看到您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昨天晚上睡得一定不错。但是……”雷蒙的嘴角挂起狡诈的微笑,“谁知道您之后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悠闲地来和我开会呢?”

巴赞攥紧了拳头,他当然知道雷蒙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米歇尔七世的大军正在朝他们这里开来,等到亲王亲至,到时候就算巴赞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向雷蒙低头了。但是,即使如此,巴赞现在依旧不愿意放下尊严去讨好雷蒙,他也是普里敦派系的人,就算没有克努瓦耶的姓氏,也依旧是为米歇尔七世立过功流过血的,巴赞不相信亲王会把他怎么样。

“好了好了,大战在前,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达拉第看到巴赞与雷蒙之前的火药桶又要被点燃了,赶紧出来做和事老,把这火气扑灭。

“哼,那就看看到时候是谁不好过,走着瞧。”巴赞瞪着眼,做到自己的位子上,扭开脸,不去看雷蒙。

雷蒙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眼睛往天上瞪,也不去看巴赞。

被他们两人一搅,气氛顿时僵了下来。

过了十分钟后,道威斯也到了。他走进帐篷的时候都低着头,虽然在伏击成功之后他暂且洗刷了耻辱,但是如今的第七十五师就只能仰他人鼻息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会议就开始吧。”轻蔑的瞥了眼道威斯,雷蒙主动开口说道,把原本属于维庭的话抢了过去。

巴赞厌恶的皱起眉头,这两天的军事会议上,雷蒙都是这样,一副会议主导者的模样,好像他是米歇尔七世亲王一样,居然对他们这些平级的将领指手画脚。

虽然巴赞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但是他也没有开口打断雷蒙的话,至于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找雷蒙的麻烦了。

看到没有人说话,雷蒙满意的抬起眉毛,他对现在这种感觉可是喜欢极了。“那么,第一件事,有关……”

“等一等。”维庭突然开口打断了雷蒙的话。

被打断发言的雷蒙立刻瞪向了维庭,眼神中满是威胁。

维庭也看着雷蒙,不过相比雷蒙那种把自己的情绪都展露无遗的模样,维庭脸上只有平静既没有畏惧,也没有愤怒,把一切心思都掩藏起来。

“我有一件事要在这里宣布。”维庭站起来,环顾帐内的所有人,缓缓地说道。

“不知阁下是要说什么事?”达拉第马上接过了话头,哪怕如今维庭的位子看起来已经很原文链接:不稳固了,可是达拉第依旧不愿意轻易去和他交恶。

雷蒙仍瞪着维庭,那副样子就像在说,你要是宣布的不是你要退位让贤,我就给你好看。

维庭看着雷蒙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这是他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而在短暂的微笑之后,维庭突然拔枪,只过了两秒不到的时间,维庭的枪口已经抵在雷蒙的脖子上了。

“为了帝国!为了西留尔!”

维庭高喊着帝国的口号,扣下了扳机。

直到子弹打进自己的咽喉,雷蒙才猛然反应了过来,维庭当年也是以快枪手著称的人物。

我可以,比他快的……

雷蒙的手摸在自己的枪套上,他的枪法不必维庭差。但是,他慢了一步,而且再也没有机会去证明自己的快枪了。

从维庭拔枪,到雷蒙的尸体倒下,中间只有短短几秒的时间,而达拉第等人,就在这短短几秒内,见证了局势的急速变化。

巴赞下意识的就立了起来,他没想到之前的怄气话,现在就应了验。而还没等他把枪拔出来,身后维庭的参谋长已经狠狠的按住了他,摁在桌子上。被枪抵在太阳穴上,哪怕巴赞对维庭还是不那么服气,他也不敢像对雷蒙那样再倔脾气了。

达拉第的反应最快,虽然他的枪法不怎么样,但是变色龙的水平却是一流的。“为了帝国,为了西留尔。”他马上跟着维庭喊了一句,而他因为怕说的慢了被维庭打上一枪,语速快得都把这句口号说得变了味。

道威斯不急不缓的站了起来,而他则没有受到巴赞那样的待遇,没有人去把他摁倒在桌子上。维庭早就和道威斯通过气,他今天来的那么晚,就是去部署部队去了,他要确保雷蒙倒下之后,能够第一时间控制住第七十二师。

帐篷外面雷蒙带来的那对警卫听到枪声后立刻就往帐篷这边赶,但是维庭和道威斯的手下早有准备,一看到这些人要闯过来,立刻用机枪扫射,没留下一个活口。

道威斯走到雷蒙的尸体边上,狠狠地把军靴踩在雷蒙死不瞑目的脸上。

虽然隔着桌子看不见那边的情况,但是达拉第还是可以从声音判断出来,现在雷蒙的脸大概都被道威斯踩烂了。他在心里捏了把汗,他还真没想到道威斯这个人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明明一直看起来都是很好欺负的家伙,之前就被别的师长拿第七十五师经商的事一直嘲笑,吃了败仗之后也是只能蒙头受辱,但是现在被他得了势,达拉第才发现,这个人心里也隐藏着一头猛兽。

还好,还好……

达拉第擦着额头上的汗,在心里不断重复着。



小儿积食吃什么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哪家好
心率过缓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