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家庄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魔法之徽第七十三章以决斗终完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魔法之徽 第七十三章 以决斗终(完)

色雷斯·德·赫尔·费尔南多,二十三岁。色雷斯,是传说中一位英雄的名字;德,代表天生高贵的地位;赫尔是继承自母亲的姓氏,也是在联邦某些地方排的上号的名字;而费尔南多,则意味着一个掌控整个联邦钢铁产业,一大半的灰色收入,手握联邦议会8个席位的庞然大物。

作为费尔南多家族的长子,他在整个联邦境内都颇为知名,再加上那继承自母亲的包括发色、瞳色在内的英俊容貌,传承自父亲的高雅品味和绅士风度,以及他独特的平易近人却不失礼数的态度,都令他频频出现在联邦无知少女模糊的幻想当中。

但人的实质往往与看上去的样子并不相同。倒不是说他明明有如此条件二十三岁还孤身一人意味着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问题出在“长子”“大少爷”这个称呼上面。

跟他情况近似的很多朋友,外人提起来的时候,介绍都会说是“某某家族的继承人”,甚至是“族长”了,然而二十三岁的他,依旧只是“长子”——因为稍微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费尔南多家族的继承人,是菲尼克斯·费尔南多,色雷斯的亲生弟弟。

不过这些人所知道的往往也就到此为止,在此之上,就只剩下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实,比如说他们的母亲在生下菲尼克斯之后就不幸离世,而菲尼克斯从小就天资聪颖,然后凭一些不着边际的幻想脑补出一段大家族里常见的烂俗故事。比如说心怀仇恨和嫉妒的哥哥,天真善良运气很好的弟弟,然后再添上一到两个绝美的女人,于是便兄弟反目,心机深沉的哥哥耍弄阴谋很是嚣张了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失去了一切,变得一无所有。

这样的故事无论从情节的曲折程度还是教育意义上来说都足以达标,大家族撕破脸皮后丑恶的形象也让它更添趣味,也正是因此它的模板才能广为流传,最终达到烂俗的境界。

不过这一代费尔南多家族的故事并不是如此发展的。

年仅三岁的色雷斯那时还天真到不足以理解死亡是多么惨痛的事,或者他已经成熟到不会将不幸归结于无辜的婴儿,无论如何,他还挺喜欢菲尼克斯的,而且,受到了家族良好教育的他,也充分尽到了作为哥哥的。

菲尼克斯跟着色雷斯一起慢慢长大,逐渐显露出卓尔不群的超人才能,但对色雷斯依旧一如既往地亲近,尊敬,坦诚,在色雷斯看来,他也依旧是自己的弟弟。

后来回想起来,色雷斯觉得事情的转折点应该是在菲尼克斯九岁的那天,色雷斯在家族中特别邀请的老师的指导下,近乎独立地完成了一个高级魔法之徽的设计,并且成功装配在身上的瞬间。不过那时候,包括色雷斯在内,所有人都只是单纯地为菲尼克斯庆祝而已。

晚上睡觉的时候,菲尼克斯有些惊慌地找到稍微有点喝多了,晕晕乎乎的色雷斯,用在他身上很罕见地不大清晰和精准地描述形容了“模糊地嘶吼”,以及他心中不知从何处升起的淡淡地恐惧情绪。

色雷斯对弟弟的关心让他迅速清醒过来,接着,回想起曾经听说过的“灵徽”的存在——仍然有些醉意的色雷斯不由得大笑起来,揉了揉菲尼克斯的头发,说:“好运的小子。”

他至今还能清晰地回想起那副画面,耳边会同时响起自己漫不经心的声音,而所有的这一切,最终都化为名为“后悔”的毒素,侵蚀着他的内心。

如果那时不那样做的话,难道不会得到更好的结局吗?这是一种危险的想法,随之产生的“自责”与“后悔”会迷惑人的判断力,令人沉迷于“如果”的幻想中,从正确和合理的道路上偏离。最要命的是,谁都会这么想。

菲尼克斯与色雷斯之间的关系渐渐疏离,仍旧客气,却不再亲近,更不会对他敞开心扉。即便如此,色雷斯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据他所知,这也是常见的情况。

直到菲尼克斯十六岁的时候,父亲以“拥有灵徽的次子”更有天赋为由,重新选立了继承人,那时候,菲尼克斯的眼神才第一次让色雷斯觉得不对劲。

他一度为自己因嫉妒意大利队拿得出手的帅哥屈指可数和仇恨而恶意揣度自己的弟弟而羞耻,直到与他们同父异母,理论上对继承人位置有一定威胁性的兄弟相继莫名死去的时候为止。他找到自己的弟弟,想要进行一次很久未曾进行过了的兄弟之间的亲密谈话——他不喜欢这种粗暴且粗糙的手法,而且,哪怕单纯从利益上考虑,直接弄死也并不是最优选项。

而那场谈话的结果——大概一个星期之后,色雷斯被送到了学院城,只带了那些已经完全站在他阵营无法回头的忠诚随从,并剥夺了其对费尔南多家族一切产业年夜饭的需求不断旺盛的直接控制权。

不过对色雷斯来说,这些此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时跟他谈话的那个人,“一定不是菲这次能够回大陆神农大帝主庭以台湾方式进行祭祀非常难得尼克斯”。菲尼克斯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弟,是怎样的人他难道不清楚吗?他早就该看出来的,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他弟弟。

接着他便想起了“灵徽”,重新去打听了一番之后,得到的信息令他哑然失笑。“一开始会听到声音”、“产生不属于拥有者的情绪”、“拥有者大多拒绝承认自己拥有灵徽”、“‘融合’,会让拥有者性格改变”、“伴随成长,拥有者的性格会自然向‘融合后’的性格改变”——并没有什么新鲜的情报,可只是整理一遍,他就能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为什么过去没想到呢?是因为他其实对弟弟没有他自以为的那么上心吧。可为什么其他人好像都没有想到这个结论呢?明明如此清晰,如此浅显——因为,他们出于利益不想指出、出于面子不愿指出、出于某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恶心理由刻意不指出。

至今灵徽仍然被作为某种“天才”的象征。

即便把推论告诉父亲也没有意义,即使他没有被那个“菲尼克斯”架空或控制,即使他抛开个人感情理性地认知到这个结论的正确性——他也不会再改变继承人。“这样的天才对整个费尔南多家族都意义重大。”他一定会这样说,虽然他未必是这么想的。

色雷斯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有了别的想法。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找到了“先生”所在的家族,又花了半年的时间跟“先生”搭上线,现在,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色雷斯的咏唱还剩下十秒结束,躲藏在水膜当中的文莱思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舔舐伤口——可一只野兽不会在战斗的途中做这种事。即便是那个文莱思·卡莱尔也无法扭转从开始就已经注定结果的胜负。

那一刻终于要来了罗伊-希伯特12分。,色雷斯的心跳越来越快,紊乱的呼吸几乎让他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的咒语彻底作废。

还剩五秒——费尔南多飞快地抿了一下嘴唇,水膜当中文莱思身体原因不明地晃了晃。

他不是为了夺回继承人的位子,不是心怀愤恨,不是为了复仇,不是为了自尊和面子——他是为了将“灵徽”的真面目公之于众,他是为了拯救那些被“灵徽”夺走一切的人!

三秒——文莱思从水膜中伸出一只手来,他想要做什么呢?那不重要。

他是为了拯救自己的亲生弟弟!没有什么比此更重要!

两秒——文莱思半个身体都伸了出来。

利益、承诺、规则、规矩、传统,相比之下,全都一文不值!

一秒——文莱思躬下身子,像是即将奔跑的猎豹——他还没有放弃进攻吗?真是令人赞叹,可是,也仅此而已。

色雷斯·费尔南多在这重要的关头抬起了右手,当空打了个响指。

在此,在这里,在无可辩驳的公证,和所有观众面前,显露出吧!你,文莱思·卡莱尔,一个“灵徽持有者”真正的模样!你将会载入史册!

文莱思·卡莱尔,谢谢你成为第一步!

在漫天黄沙当中,一道灼目的红光陡然暴起,文莱思的身影扭曲,接着消失不见!

“……什——”费尔南多所在的位置,两个身影重合在一起,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便被仍未消失的红光所吞没。

耳边狂风呼啸,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不知为什么泛出血一般的鲜红,鼻腔和喉咙都被一股甜腥味填满——直到一声嘶吼撕裂了他呆滞的大脑,他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死————吧————!”

在因高速一切都模糊的世界当中,只有文莱思的脸和声音格外清晰,他的吼叫声嘶力竭,他的神情无比凶恶,额角暴起的青筋让紧咬的牙关看起来都和善了许多,暗褐色的瞳仁里仿佛有某种狂暴的情绪喷涌而出……

“……怎么会?”费尔南多凝视着文莱思暗褐色的眼睛,第一次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为什么——”

“开什么玩笑!”

老年人脑梗塞眩晕头晕
小男孩风热感冒咳嗽的症状
福州十佳妇科医院
张家口治疗白斑的医院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阜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