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石家庄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陷阱如何演变成杀人案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被告人在庭审现场翟小雪实习生马艺玄摄

身为公司经理,张含与公司女会计程雪成了情人,不过他们的关系遭到情人家人的激烈反对。为扫除 障碍 ,张含突发奇想,雇用在酒店结识的漂亮女孩小美 情人的哥哥,谋划以拍摄 照片或视频来要挟对方,以保证他与程雪的关系不受干涉。让张含没想既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到的是,小美不仅没完成 任务 ,还可能有麻烦,最终张含对小美下了毒手。昨日,市中院开审这起发生在2年多前的荒唐杀人案。

起因男子欲设套 摆平 情人的哥哥

197 年出生的张含是长安区人,曾因盗窃被判刑入狱,2001年出狱后,一直在西安发展,娶妻生女,事业也算有成,后来成为南二环附近一家公司的经理。2011年9月,张含与公司女会计程雪发展成了情人,两个人的关系成了公开的秘密。然而他们的关系遭到程雪家人的反对,有一次,程雪的母亲为此事与程雪激烈争吵,哥哥程军气愤不过,还动手打了程雪,阻止程雪与张含交往。不久,程雪将家人的反对尤其是哥哥打她一事告诉张含,张含便对程军怀恨在心。为了迫使程军不再干涉他与程雪交往,张含费尽心机,最终,他决定用女色引诱程军,以拍摄 照片或 视频等方式来威胁程军。

雇人承诺每周7000元找到愿意 的女子

2012年11月底,张含在南二环太白路立交附近一家酒店,结识了年轻女孩小美,小美20岁出头,一头长发漂亮迷人,张含觉得小美就是帮自己完成 任务 的人。一开始,张含对小美谎称自己是做生意的,要 的人是客户,目的是为了能长期拥有客户。为了能雇用小美为自己 工作 ,张含承诺每周给小美7000元报酬,还承诺这样的 合作 是长期的,面对金钱的诱惑,小美很快答应下来。为便于小美开展 工作 ,2012年12月初,张含专门给小美租了一套单元房,买了一部苹果,便于拍摄也便于单线联系。

上钩两次造 偶遇 两人终于拉上了关系

为自己 工作 的人有了,开展 任务 的场所也有了,怎么才能让小美与程军搭上线成了一个难题,因为不仅小美不认识程军,甚至连张含也不知道程军长啥样。不过,张含很快有了主意,他通过:情人轻松知道了程军的车牌号、车辆停放位置,还有程军上下班途经路线。最初,张含与小美打算以划车留的方式与程军联系。2012年12月12日,计划实施,由小美在程军车头部位划了 道痕迹,张含事先编发一条短信,大意是 因为搬家,不小心划了你的车,我愿意赔偿, 并授意小美抄写后贴在程军的车上,还让小美留下号。不巧的是,程军发现后也确实拨打了上面的号码,但是不知何故,没能打通,程军以为遇到了骗子,之后就没在意这个事。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有一天下午,程军开车带儿子出去洗澡,张含通过程雪得知后,赶紧让小美提着行李箱在程军的必经之路等候。拦住程军的车后,小美谎称要赶飞机,愿意付 00元钱请程军送自己去机场,程军信以为真。在去机场的路上,小美主动留下号,还要了程军的,称等她从外地飞回西安时,还想付费让程军再去接她。过了两天,小美发短信给程军谎称自己到机场了,让程军接机,这次由于程军没能及时看到短信,假戏没能成真。但是紧接着,在张含的授意下,小美又发短信邀请程军吃饭,程军欣然赴约。

杀机花了数万元却没得到想要的 结果

与程军吃过饭后,小美很快发出邀请,请程军到她在小白杨的住处聊天,程军哪知其中的奥秘,他认为自己有了艳遇。从2012年12月下旬到201 年1月忠于主人初,短短10多天,两人频繁约会并多次发生性关系。其间,张含为了证实小美 成功,还要求小美做了不少事情,比如在程军车上放置有关物品,或者张含亲自见到程军的车在小美楼下停放,这才相信 任务 进展顺利。张含也没有忘记当初自己的承诺,从12月初到1月初,每周都会将7000元钱按时打到小美的账户上,前后共花费三四万元。

张含的计划看似有条不紊地在进行着,然而让张含没想到是,一个月过去了,小美虽频频与程军约会,却始终完不成自己交给的 任务 ,张含多次索要二人的 照片或视频,小美不是称没机会拍就是称对方警惕性太高,总之下不了手,这让张含很不高兴。

张含认为自己为此事花了不少钱,却一直没结果,认为干小美这一行的,为人都不可靠,后来的一件事,让张含加深了自己的看法。2012年12月26日,张含收到小美发的一条短信,小美表达了对张含的好感,还称要给张含生孩子。这让有家室的张含感到害怕,他觉得事情到了该了结的时候。

作案杀人后伪造现场企图祸嫁于情人的哥哥

201 年1月9日下午1时许,在张含授意下,小美再次在出租屋约见程军,二人发生关系后,程军离开,得知程军离开,下午 时许,张含赶到小美的出租屋,索要二人的 照片或视频,这次,小美仍称没有拍摄到。张含认为小美可能拍到了,只是出于其他目的不愿意给他,便强行查看了为小美买的苹果,一无所获,张含比较生气,临走时将该带走。

当晚,张含与七八名同事一起吃饭喝酒,晚10时许吃完饭后,张含打车再次来到小美的出租屋,这次,张含除带了1000元现金外,还特意带了一截尼龙绳。到出租屋后,二人谈到 合作 是否继续的问题,谈及拍照片的事,张含与小美发生了争执,争执中,张含将小美的头向下扑倒在床,并用绳子勒住脖颈,很快他发现小美没了动静。后经法医鉴定,小美系生前被他人捂住口鼻导致的窒息死亡。

小美死后,张含没有急着离开,在清理了自己所有痕迹后,他将小美双手反绑,脱去衣物,从垃圾桶内找来程军的 ,并挤入小美下体,还特意将床头的一个小闹钟回拨到下午 点,然后取掉电池,伪造小美被程军奸杀的假象。为了扰乱公安机关办案,程军还用给小美买的苹果,以小美的名义分别给自己和程军发短信,制造小美离开西安的假象。

案发死者两个月后被发现家属索赔100余万元

201 年 月8日,到了小美交房租的时间,房东因为联系不上小美,当天赶到房子敲门查看,但是不见动静。第二天,房东带着物业以及开锁公司打开房门,这才发现小美惨死在床上,此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案发后,公安未央分局根据线索,很快锁定张含。当年 月15日,张含归案,然而由于案发时间较长,直接证据缺乏,公安机关随后进行了艰难的调查取证工作。大量的间接证据,逐渐指向张含有故意杀人嫌疑。2015年11月5日上午,西安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市检察院指控张含犯故意杀人罪。 昨天,受害人小美的父母从安徽赶来出庭,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包括精神赔偿金在内,他们提出了100余万元的索赔。由于案情复杂,庭审针对公诉机关提供的大量证据进行了调查、质证。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张含表示无异议,只是对案发时的一些细节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有出入,张含表示当时并没有想要置小美于死地,其辩护律师也认为张含是 间接 故意杀人。针对民事诉讼赔偿部分,原被告双方表示愿意协商。

庭审从上午9时 0分许一直持续到下午2时许,审判长最后宣布休庭,没有宣判。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张志杰

治疗阴道炎的药物
沈阳早泄治疗哪家好
重庆治疗早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石家庄互联网